【滑瓢x叶王】无题(大纲)

我天……好久以前的了……才翻出来看了一遍还真是有点哈子卡西哈哈哈……随便改了一下发上来x梗还是以前自己脑补有点萌的呢,毕竟吃了个跨次元壁的cp……嘛,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能产粮给自己吃,有动力再说吧,现在……有人想写吗/w\我真想看不想产(gun
———————————————
这是大纲。。。真的qwq

ooc,私设一大堆

#只有最热烈的爱,才能融动那雪女的心。(鲤雪)#【留个坑,不填:)
———————————————
如果所有人都能够看得见就好了,这样,就不会是…异类…了吧

你说对吗,**

……

在奴良滑瓢刚领着百鬼来到京都的时候,鸦天狗就秉着敬职的心和他说过京都大大小小的事情。而对于一个正直风流不羁的年龄的他,首先留意的当然是那位享誉京都第一美女之名的樱姬公主。随意找了个还不错的地,将百鬼们安置在那后,就独自一人前往,想着进城里看看,证实一下所谓的樱姬公主是否符合鸦天狗嘴里的那个好女人,顺便瞅瞅所谓的绝世容颜。

于是他就跑到这不知是京都的哪个窖子里来了。

京都的妖怪很多,前往城的路上奴良滑瓢就砍了不下百只的妖怪,救下了不少的人。正在他又一次闲的发慌刚准备出手救下人,却出现了险些没将人救下的情景。好在最后人还是被救了,但有点不爽的是不是他救下的,毕竟那时他双拳难敌四手,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出现了两个奇特的妖怪——后来才知道是式神——将人救了下来,然后他就被不知道哪冒出的一个小鬼给嘲笑了,嘴里还说什么妖怪竟然会主动救人类,也是稀奇的让妖怪一听就不是很爽的话。

明明他更奇怪啊,普通阴阳师见着他这个大妖怪,不是马上大吼大叫地放狠话,要不就是直接上来召唤式神想收了他。而这个小鬼,对着刚被他救下的人一副默不关心的样子,看着年龄不大,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发披散在脑后,脸长的倒是很不错。说话有些老气横秋,这么看着简直就像是小孩在装大人,可喜的很。

仔细看,衣着有点居酒屋的风格,艳丽的色彩,却被他穿出了和睦清新的感觉,也是奇了。

奴良滑瓢觉得,他对这个突然冒出的小鬼很感兴趣,起码比城里那还没见过面的樱姬公主感兴趣多了。

于是他拍板决定了,他要跟着这小鬼,或许...…不,是一定非常有趣。

......

麻仓叶王觉得自己最近无奈的次数有些过多了。他转过头,看着正靠在他门边,喝着不知从拿掠来的小酒的奴良滑瓢,头就忍不住的发疼。

那天他有些失控了,刚从恐山回来的他,还没到京都,他特意留在母亲身边的式神就传来讯息,说京都不知何原因,开始流传着吃活人的肝脏可以获得灵力,现在京都到处妖怪肆意横行的时候,他就险些暴走。

母亲,本就是他的执念。即使现在这个母亲不是麻之叶,但在那个人身上他依旧感受到了和记忆里相似的温暖,这是谁都不能夺走的!不然,他一定会让那人上不了天堂,也下不了地狱!

麻仓叶王花了一夜的时间匆匆赶回,好在看到完好的母亲,松了口气之余,心里也满腔愤怒。本来在还未完全恢复之前他是不打算大动干戈的,但是那人踩了他底线,要是真忍了这口气,那他就不是麻仓叶王!

于是在安抚好母亲,送她歇息后,他就召唤出式神,让它们去清理酒巷周边的妖怪,他则带着刚收附的前鬼和后鬼上街,打算给幕后的那人添些麻烦。

一番示威发泄后,倒是让他碰到了个有趣的人,或是说,妖怪。

一个妖怪,还是妖怪头领,竟然会去救人类。

当然,并不是说妖怪救人这事很稀奇,从古至今,不知道是什么定律,大部分妖怪和人类相处后,都会爱上人类,相对的,人类也会爱上妖怪。

许是因为好奇吧。

忘了那时是怎么想的,挥手就让前鬼后鬼从对方手里抢先救下那位妇人和婴孩儿,他看着那妖怪似是疑惑的神情,没感到奇怪的他就先出声说话。

对于这个会救助人类的妖怪,麻仓叶王还是有好感的。

毕竟和肮脏的人类比起来,鬼魂妖怪什么的,还是可爱多了。母亲是例外。

记得那时自己好像就是感叹了一下,那妖怪倒是一直盯着自己看,也不知道看出了什么花来,就是一邪笑。

之后不知那妖怪抽了哪根筋,一连几天,麻仓叶王经常会在母亲的居酒屋看见奴良滑瓢,也知道了对方是个滑头鬼,所以秉持着顺应天性,对于对方那小偷小摸的举动,他也采取了放任的态度......

结果这妖怪还学会了得寸进尺!

到现在已经开始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面前来回晃荡。麻仓叶王觉得他手痒的有点想要抛出点什么,来治治这胆子不小的滑头鬼,正好他也好久没练练手了。

然而,瞧着最近被那妖怪哄得开朗多了的母亲,那笑颜灿烂的,让他忍不住也跟着她笑了起来。

滑头鬼,果然滑头。

不过...他们到底是在聊什么,竟然这么开心......

......

再一次光临居酒屋的奴良滑瓢表示,那天他所做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

在美人的陪伴下,喝着酒,听着麻仓叶王的糗事往事,真是开心不过了。

而且做了什么,有雏姬夫人在旁边,麻仓叶王也拿他没办法,看着人那满是无奈的神情,奴良滑瓢再次表示,自己不愧是奴良组的大头领,就是这么帅。

真是不要脸极了,如果麻仓叶王知道的话......

他还真知道了。

坐在离奴良滑瓢有些距离的麻仓叶王,微笑着,关闭了灵视。平时他都是关着的,他可不想总是长时间地接受肮脏人类那肮脏心思的洗礼,又不是自虐狂,所以前面奴良滑瓢的想法他是不知道的。谁知道刚刚突然兴起一开,就听见某妖怪自恋的心里话。

这么想着倒是又觉得对面那妖怪可爱了不少......

麻仓叶王伸手摁住自己的额头,他这是中风了吗......
———————————————
新入的坑,俺也不知道俺是怎么掉的异次元黑洞,跨次元壁了都,有时候自己想想也是害怕,不过可耻的萌上了就这样吧【让我自由的掉落
tag(?)随便打了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一個時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