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纲里】没有你的未来

注意:
1、私设有
2、ooc有
3、剧情全无逻辑都是蠢作者想到哪儿码到哪儿
如果能忍,就请看正文吧。
以下


早晨,清鸣的鸟叫声响起,透过窗户,将屋内还在床上做着美梦的人唤醒。房间里拉着窗帘,显得有些昏暗,泽田纲吉躺在床上,被子被他团成团抱在怀里,可能是鸟叫声的透穿力太强,他迷糊的睁开了眼,昏沉的大脑还使他做出了用脸蹭蹭枕头的这种幼稚行为。他迷糊了一阵,这才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来,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象让他潜意识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屋子还是那个屋子,可屋内的家具摆设却是完全的大变样…不,倒不如说是一开始的模样,里包恩还没来之前一直疑似垃圾回收战的样子

“里包恩……?”泽田纲吉下意识的呼唤了声

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人回应,不似以前,自己只要一露出这种类似犯蠢的模样,那个自称杀手的人就会跳出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然后开始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调·教他,但今天却是例外。

“怎么转性了?”泽田纲吉半磕着眼,皱着眉,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头也莫名的刺痛,他甩甩头,想把疼痛从脑中甩开。他呆坐着休息了一会儿,然后踉跄地走下床,打算开始整理房间的卫生。他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张面朝下的白纸,无意的翻开,震惊的发现似乎是他初中时候的黑历史——一张27.5分的数学试卷。不过泽田纲吉没怎么在意,他以前黑历史多得是,而且都过去的事了他也不会怎么放在心上,可是那些低分试卷早在他当上彭格列十代首领就已经被他假公济私的全部给烧掉了,所以这张本不该出现的试卷此时出现在他的屋子里是怎么回事?而且屋子里也有够乱的,里包恩知道了会宰了他的吧。泽田纲吉用他那还没完全情醒的脑子胡乱地想着,现在他还没发现事情的严重性。随意的将黑历史放到桌上,泽田纲吉转着脑袋,眼睛有些无神的瞟着屋子里的布局,却突然被一道光给闪了下,他下意思地顺着光线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格子睡衣的少年正茫然地看着他

那是一面镜子。

脑袋昏沉但至少还保留一些常识的泽田纲吉这么想到,下一秒他浑身僵硬住,他很确定自己已经二十有余,身高也早在大学的时候就如吃了化合肥般猛窜的拔高,达到有一米七八的高度,加上他那永远直立不屈的头发也有一米八了。但是镜中的少年却只有一米五二,上半身还诡异的比下半身长……

这是他初中时候的样子——泽田纲吉终于想起了什么

他死了,死在和白兰杰索的对战中,那个世界已经被那个疯子弄得混乱不堪。在几年的对抗后,他带领着不到百人的部下躲着密鲁菲奥雷的追捕,最后还是被全灭。里包恩更是在之前就被灭杀,包括其他彩虹之子。

所以他这是回到了过去?那么他呢?
想着又可以见到幼年时期的里包恩,

泽田纲吉急忙的冲到了门边 ,那里挂着一本日历,是三月,还是他刚上初中的那一年,日历上面的叉已经被人画到了三月末了,这意味着什么?他有些高兴,甚至可以说是兴奋地一把拉开门冲下楼梯去找里包恩,但很明显现在不是多年后的他,依照记忆里他初中时的废柴程度,果然没下几格楼梯就马上脚滑的滚了下去。

“里包恩!”抱着头,还不待从地上爬起来,泽田纲君就已经心急的喊出了那一直放在心底,并象变态一样来来回回默念还怎么都不腻的名字,那个有着重生意味的好听的名字,那个人的名字。

“阿拉,纲君,这么早起真是少见呢。刚刚你在叫谁?新认识的朋友吗?啊对了,赶紧去刷牙洗脸吧,一会就可以吃早餐了哦~”被自家儿子弄出来的噪音惊到的泽田奈奈夫人,手里还握着锅铲从厨房走出来,习惯性往地上一看,果不其然看见那每天早上都要趴在地上的自家倒霉孩子,不过她已经见怪不怪了,直接就这么催促人去洗漱,顺便对自家儿子刚刚喊的人名表示疑惑。

“妈…妈妈?!”泽田纲君被自己母亲一连串的话问得有些懵,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失声喊道,“等等!妈妈!你刚说,你不认识里包恩?怎么可能!!”明明早在三月初正式上学的那一天就来的啊!为什么妈妈会不认识里包恩?!

“里包恩?是纲君的朋友吗?可是纲君你又从不把朋友带回家,妈妈我都不认识呢。真是的,有了朋友就要带回家给妈妈看啊,妈妈得好好答谢他们照顾纲君呢。”泽田奈奈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真是好迷人。

泽田纲君呆住了,脑子就像生锈的发条,怎么转都转不动。

里包恩没有来?为什么?是彭格列出了什么事吗?难道说……

“电话,我要打电话!”他记得里包恩有个内线一直没换,说不定能拨通。想着泽田纲吉几经控制不住情绪,激动地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地冲到门关。他紧张地拿起电话筒,手发着抖一个一个按下那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号码。好像又变回那个废柴的他,不对,现在的他确实是个废柴,因为没有他。

“嘟…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再拨…”

空号……泽田纲吉握着话筒的手险些松开,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但他还没有放弃。泽田纲吉咬着牙,继续拨打下一个号码,那个同样在彭格列就职的讨人厌老爸。

“嘟……喂?谁啊!”嗓音一如既往的洪亮 但他知道他的性格 在那看似开朗自来熟的外观下其实有着比所有人都警惕的心。

“…老爸,是我”泽田纲吉垂下眼,神色不明,本该轻亮的少年嗓音在他刻意的压抑下变得低沉。

“阿纲?!”被里世界的人誉为红色狮子(?)的男人惊讶道,既而神色复杂的追问,“你怎么知道这部机的号码,是谁告诉你的。”

“……爸,我问你,”泽田纲吉无视来自父亲的询问,反提出自己的问题,“爸,你知道里包恩吗。”

“里包恩?那是谁??”话筒里传出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疑惑,他不知道儿子是怎么知道这部内线号码的 也不明白儿子突然问的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话筒从手中脱落,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喂?喂!怎么不说话?!”

电话还拨通着,但是他不想去回应,也不知道回应什么。

这个世界,没有你。

#end#

懒癌晚期没救 不捉虫了。

评论
热度 ( 3 )

© 一個時辰 | Powered by LOFTER